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分  类

您当前位置:云南工业 >> 各地工经联 >> 他山之石 >> 浏览文章

借鉴天津发展经验 推进大理跨越发展

2013-12-21 15:05:16 大理州工经联 郑巍黎 【字体:

近几年,天津市理念超前、气魄宏伟,以大思路、大手笔,着力建设北方经济中心,创造了令人赞叹的天津速度、天津效益和天津精神。虽然大理州在发展层次、发展环境、发展基础等各方面与之差距较大,但分析天津大发展的宏观因素,借鉴天津如何将优势转为胜势,对大理州跨越发展仍有重要启示作用:

一、天津大发展的宏观有利因素

(一)全局经济发展的需要。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迎来了改革开放的大时代,深圳、上海等沿海城市经济发展取得了丰硕成果。珠三角、长三角迅速跃升为中国经济最活跃的“两极”,中国经济出现了“东强西弱、南快北慢”的两个不平衡,环渤海地区正处于这两个“不平衡”的结合区,不仅整体发展缓慢,且辐射作用难以充分发挥。北方经济亟须由一个经济引擎来组织、引领和推动,天津各种条件均不逊色于浦东和深圳,在北方更无可匹敌,选择天津作为北方经济中心是必然选择。

(二)保护核心城市北京的需要。北方最具综合实力的北京,是全国第二大城市及政治、经济、交通和文化中心,有着3000余年的建城史和850余年的建都史,是全球拥有世界文化遗产最多的城市。但同时北京面临着发展空间不足、人口过多、竞争力下降、资源缺乏、污染严重及古建筑破坏严重等现实,维稳、就业、交通、住房等各种压力交织,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北京由一个历史上的消费城市变成了大综合全能城市,承载了太多本不应承担的功能,综合承载力已经处于高危机状态,北京主动选择让位天津作为北方经济中心,固然是区域发展重要之举,更多是客观大势所趋,也是中央为北京减压的必然之举。

(三)历史回归和实力角逐的必然结果。天津大发展还有四个因素值得重视。一是尊重历史。天津早在1930年以前就是北方近代最大的外贸中心、金融中心、工业中心,人口增长最快和最具辐射力的经济中心,与上海南北称雄。二是优势明显。天津位于我国华北、西北、和东北三大区域的结合部,处于“环渤海”和“环京津”的两环交集部分,是我国北方地区进入东北亚,走向太平洋的重要门户和对外通道,也是连接我国内陆与中亚、西亚和欧洲的欧亚大陆桥的重要起点之一,处在“东来西往,南联北开”的重要位置。铁路、公路、航空、港口将天津地理交通优势凸显无疑。三是肯定努力。国家大力发展滨海新区前,天津靠自身的努力,经济取得快速发展,天津经济开发区已经连续十多年稳居全国最佳开发区之首。四是角逐结果。无论是“环渤海”、“京津冀”各大中城市中,天津综合发展条件最好,也是天津与各地多年实力角逐的结果。

二、大理州跨越发展的宏观有利条件

(一)云南经济发展需要多个中心城市支撑。云南经济布局始终遵循着中心城市扩散的模式,即以昆明为经济增长极,通过增长极的迅速发展,带动周围地区的经济增长,再辐射到边远地区,进而促进全省经济发展。遵循这一增长模式,云南经济取得了较大成就,以昆明为中心,以玉溪、曲靖、楚雄为腹地的经济增长中心区域已初步形成。但云南省各地州经济增长存在明显的差距,发展严重不均衡,从2012年数据看,昆明用占据云南5.46%的国土面积,10.19%的人口,创造了全省28.58%的GDP,GDP是排名第二位曲靖市的2倍;是排名第五位大理州的4倍,是排名最后怒江州的40倍多,昆明一极独大,中心位置无可撼动。但随着国内外经济环境的变化,经济全球化与区域经济一体化深入发展,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建立及共同富裕要求,云南客观上需要在合适区域形成若干中心城市,采取以点带面,集中优势发展的非平衡发展策略,让一部分地区和产业优先得到快速健康发展,形成滚雪球效应,带动整个区域发展,实现区域内的相对均衡。大理州位于云南西部近中心位置,系滇中高原与滇西谷底结合部,距离省会398公里,离中缅边境580公里,东连楚雄,南邻普洱、临沧,西与保山接壤,北与丽江、迪庆相连,是云南省承东启西、连接南北的重要交通枢纽和物资集散地,在滇西地区培育中心城市,大理虽非唯一选择但亦是最重要选择之一。

(二)为昆明减负成为云南可持续发展的重点。昆明是云南省唯一的特大城市和西部地区第四大城市,它是云南省政治、经济、文化、交通、通讯等中心,是我国重要的旅游、商贸城市、滇中城市群的核心圈。 此外,它还是中国面向东南亚、南亚开放的门户枢纽,是中国唯一面向东盟的大都市。但昆明也面临容量有限、资源缺乏、环境恶化、公共设施不匹配和负债严重等问题,如同北京,虽占据大量资源,拥有压倒性比较优势,但承载了过多与自身不适应的综合功能,昆明难以独自担当云南发展引擎的重任。不足以支持云南的可持续发展。即使云南选择滇中城市群发展,力图用昆明带动周边三地州快速发展,提升总量,同时缓解昆明压力,但经济高速发展,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的增加将给昆明带来更大的挑战,昆明分流将成为云南可持续发展可行选择。另外,边贸经济、旅游热线、物流成本都决定了滇南、滇西等区域都将有合适的城市承担为滇中特别是替昆明分流的任务,这些城市都具有绕开昆明而实现与外地直接对接的强大动力。从目前滇西地区分析,大理州在滇西七地州经济总量排名第一,人口总数第一,是云南西出缅甸、北上川藏的重要交通枢纽,也是我国与东南亚、南亚国家进行文化交流、通商贸易的重要门户,具有面向一洋四区开放的区位优势,优势明显,必将是为昆明减负理想选择之一。

(三)历史荣光让大理州有强烈承担责任的冲动。大理州是云南最早的文化发祥地。大理自古就是云南重镇,是滇西交通枢纽和人流物流集散地,有着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曾有数百年是云南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奠定了云南发展的格局。大理文化是中原文化、藏传文化、东南亚文化及当地民族文化融合的产物,是我国西南少数民族地区悠久历史灿烂的古代文化的结晶,是中华文化链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近半个多世纪以来,昆明的一枝独秀,玉溪、红河、曲靖快速发展,大理州经济、政治地位不断被弱化,特别是经济发展乏力,州内很多地区仍处于贫困。目前大理州虽然面临经济落后,对外交通不畅、产业不强,群众不富等现实困难,但大理州上下人心思变、人心思进、人心思富,有着强烈恢复大理历史荣光的冲动,特别大理州资源众多、枢纽作用明显,重振的基础犹强,其后发优势颇多, 迫切需要中央和省赋予切实的定位并加大政策扶持,扎实推进滇西中心城市城市群建设,大理就可以浴火重生,不断焕发活力和释放潜力。

(四)大理州跨越发展对全省有重要意义。近年来,云南经济发展不太理想,经济地位不断下滑,人均收入提升不快,贫困人口较多。特别是云南西部大理州、保山市、德宏州、丽江市、怒江州、迪庆州、临沧市七地州占据全省36.83 %的国土面积,却仅占全省的 19.14 % GDP,人均GDP在16地州分别占据第8位、第11位,第10位,第9位,第14位,第3位,第12位,除迪庆因人口稀少人均GDP排名较高外,其他州均排名倒数。滇西整体呈现地广人稀,经济发展缓慢,基础设施滞后,支柱产业较少,待转移农村剩余劳动力较多等特点。作为经济总量最大的大理州GDP仅占全省为6.38 %,但仍有40%左右的人口处于贫困状态,12个县市中有9个县属于国家级贫困县。所以,大理跨越发展对云南整体经济提升发展和带动周边地州脱贫方面,对全省甚至全国脱贫都具有重要战略意义。无论是国家扶贫攻坚、云南省“一圈一带六群七廊”集群发展、云南省三大物流枢纽建设、滇西商贸物流中心建设、山地城市建设,大理州都是云南绕不开的重要战场。

三、现阶段大理州跨越发展面临的困惑

大理发展虽然有着较大宏观优势,但将这些宏观优势转化为实实在在推进跨越发展的有利因素,目前仍面临四大困惑:

(一)定位不高,缺乏强有力政策支持。云南省定位的滇西中心城市主要指的以大理市为城市核心区,大理州内相关县市为卫星城的城市体系。大理所希望的滇西中心城市是滇西七地州的中心城市,大理州制定的滇西中心城市规划中虽然包含了七地州层次,但也是半遮半掩,没有实质性内容云南山多平地少,坝区建设空间有限城市群整体参与竞争已经成为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方式大理滇西中心城市地位徒有虚名而无滇西城市群发展中心之实 缺乏重要的政策支持

(二)昆明独大,滇中经济圈优势明显。滇中经济区纳入国家面向西南桥头堡战略后,滇中四州市互动明显,昆明在转型上迎来大机遇,曲靖、玉溪、楚雄占据近水楼台优势,承接昆明产业转型,为昆明分流效果显著,滇中经济圈对各种资源要素需求空前高涨,全省人、财、物与技术等迅速向其聚集,形成“虹吸现象”,虹吸其本质是暂时牺牲周边地区来成就中心地区的发展,或者说经济发展早期吞噬效应大于溢出效应。农民工、人才、原材料等无疑是一条条的输血管道,源源不断地输往发达地区,支持其发展,对紧邻诸如大理州等地区影响极大,缺乏生产要素的落后地区短期内将很难发展起来的。

(三)争先进位,滇西七地州竞相发展。云南省第九次党代会将边境地区定位为全省兴边富民、加快经济社会发展的增长带。瑞丽变成为云南省受到关注最多、国家最重视、最具有投资价值的新兴城市。经济走廊将大理、保山、瑞丽、景洪、临沧、丽江等城市定位基本放置在同一水平。滇西七地州竞相发展,逐步形成“快进则生、中进则退、慢进则衰、不进则亡”的你追我赶、争先进位强竞争格局,相互抢占资源,力争形成重要节点和比较优势,在省发展大方向未调整情况下,一段时间内滇西七地州难以形成区域经济圈竞争力。

(四)限制众多,大理还不能承担中心重任。一是经济总量小。2012年,大理州GDP约672亿元,占全省为6.38 %,虽全省排名第五位,但人均GDP不足昆明市一半,与滇西其他地州差距不大。常住人口约349万,有近9%的人处于深度贫困,约占全省总深度贫困人口的五分之一强。二是发展水平低。一产还弱、二产不强、三产偏低,大理州整体经济仍处于粗放型农业经济及工业化初级向中级过渡阶段。三是对外交通限制多。大理与滇西其他州市最短距离非经济成本的最短距离。空港使外地多个城市通过昆明以较短时间直达七地州,丽江机场直接连接国内外近三十多个重要城市,而与大理直接通航城市太少,加上普通客流通过公路、铁路运输时间太长且物流成本高,对外交通成为大理州跨越发展重要瓶颈,加上科研技术力量薄弱,各类人才缺乏、劳动力素质不高等诸多现实问题,大理州目前还未做好领头发展,勇当滇西经济中心的准备。

四、思考与建议

中心城市的形成是一个历史过程,既需要前期的审慎论证,更需要后期运营的不断调适,结合现实,着眼未来,就推进大理跨越发展宏观方面提出以下建议,供参考:

(一)强化滇西七地州合作意识。在涉及跨地域问题的处理上不回避,不上交,主动开展对话。用共赢取代独大,合作代替争论,包容代替分歧,发展代替竞争。一是放弃独大、独享心理,共同或以分圈带地州为单位向省及中央申请整片政策扶持。二是不争论强弱,不担任中心、领头羊等虚称,埋头发展,以实际的跨越领先,占据主导位置,引导区域经济发展。三是建立高层次领导协调机制,负责解决建设重大问题,督促建立内部联系制度和合作交流机制,开展跨区域项目洽谈与合作。四是加强滇西七地州领导干部交流,密切联系已交流任职的干部,建立基础,加速合作。

(二)加强滇西七地州商贸交流。重点加强省确定包含大理的圈带内地州经济、商贸、旅游合作。一是尝试滇西七地州轮庄联席制度,建立区域发展协调机制,努力开展范围内经济互访、交流。二是以旅游或通道为载体,加强大理-丽江-香格里拉,大理—保山—瑞丽,大理—临沧,大理—怒江等点线合作。同时抢占先机,参考云南在广西北部湾经济区设立云南临海产业园模式,研究大理州在瑞丽等沿边城市设置大理产业园的可行性,享受边境地区优惠政策。三是逐步改变政府在区域经济合作中的角色,由原来政府主导型逐步转换成为企业跨区域合作的企业主导型的区域合作模式。四是建立以企业为主体的产业(行业)协会,积极发展中介服务,建立信息交流平台和服务平台,搭建政府与企业,企业与企业,企业与市场之间的桥梁纽带。

(三)加强滇西七地州对比。加强对滇西七地州资源、产业、潜力等分析比较。一是加快大理辖区内优势突出产业的重点扶持,加快产业合并,努力做强做大,以集团或联盟形式集中出击滇西七地州类似产业,抢占资源,占据发展先机,并逐步向全省及周边国家地区扩展。二是暂时放弃大理部分不适合或优势不明显的产业,让滇西其他有经验或有优势的地州的企业主动过来整合类似资源,按区域合作分成,带动农民致富,同时利于地方财政增收。

(四)加强大理州枢纽建设。重点构建陆港、空港、信息港 “三港”合一的枢纽型城市群,加速城市中心功能地位提升,完善大理对外交通中心和物资集散地的地位,促进区域经济一体化,扩大与毗邻国家的经济技术合作等。一是构建3-90-45(滇西地区城市3小时通达,大理州域城市90分钟通达,1+6大理滇西中心城市45分钟通达)多级公路畅达目标,构建120—60—30(昆明120分钟通达,楚雄60分钟通达,祥云30分钟通达)城际铁路畅达目标。抓住国家改革铁路投融资体制机遇,争取铁路客运时间上有重大突破。二是抓住列入国家改革试点机遇,开展服务业综合改革试点,打造现代服务业集中区。借助网络信息技术,构建无缝交通网络,建立安全、便捷、高效的公路、铁路、航空枢纽站服务系统。三是把大理国际机场建设作为区域地位之争的最重要最迫切的大事来抓。

大理州跨越发展非一朝一夕,在经济全球化下,自给自足、封闭发展,单极发展模式显然已不适应当前形势,大理州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加快跨越发展,就必须摆脱单极独大心理,依托省定位的圈、带重点发展,主动出击,大力解决生产要素封闭式流动和低层次配置问题,实现发展规划、产业布局的统筹规划,使区域内的各城市由相互竞争走向相互合作,更好地实现扬长避短、优势互补,迅速发展起来,继而带动滇西整体发展。目前,大理州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努力,但留给大理州的时间已经不多,必须抢抓机遇,加快发展。

(作者系州大理州工经联常务理事、州工信委节能监管科科长,现在天津市挂职)

查看:次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文章
最新图片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云南工经联简介 | 服务条款 | 入会申请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